象限仪座流星雨登场

1月4日,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市,孔雀河畔的山丘和星轨(叠加合成)。当日,象限仪座流星雨迎来极大。中新社发 薛兵 摄

品味一位支队长的“练兵之道”

方法行不行,实践来检验。朱江,就是陈民华选定的“试验标本”。那时,朱江正为自己训练成绩遇到瓶颈烦恼不已。

“快跑是训练,慢走也是一种训练。”陈民华解释,长时间高强度跑步分泌的乳酸会造成肌肉酸痛、降低训练质效,强行坚持只会增加训练伤。中途穿插慢走,除了能够调节身体负荷、减少乳酸的分泌量,还能够在“快-慢-快”的变换模式中提高乳酸阈,“乳酸阈越高,跑起来越轻松,成绩提高越快”;时间选定在下午4点到6点,则是因为这段时间,人体各项指标处于最佳状态,训练效果事半功倍。

朱江一番话,把两人的思绪拉回了从前。

“把部队拉到操场一通猛跑、死练,不一定能提高成绩,还没准能把官兵练伤。因为跑步是综合课目,对身体有多方面的要求。”从朱江的训练成绩走势图中陈民华得出结论:肺活量、协调性、柔韧性较好,腿部力量偏弱。“杠铃深蹲是增强腿部力量的训练课目,效果比单纯跑步更好。”

“默默为球队贡献出他所有的能量,无私奉献,为北京篮球拼尽了自己最后的光和热”的吉喆、和他的51号球衣,“永远留在首钢男篮,飘荡在球场上空,陪伴亲人们和爱人们。”

太阳有朝起暮落,人亦有祸福旦夕。生命,对于人来说,是极其有限的,也是无比短暂的。尽人事,听天命、尽人事,听天命。固然我们无法左右“天命”,但我们可以尽到“人事”,努力尽量活出一个富有温度的生命,积极且从容,睿智而自律。脚踏实地,无怨无悔,也别让爱你的人遗憾。

“指导员12分15秒”“支队长12分30秒”。输给自己带的兵,46岁的陈民华却备感自豪。此时,33岁的朱江感慨地说:“我能保持现在的成绩,多亏支队长当年教我的训练法。”

北京首钢球迷心中永远的51号,却永远都无法再出现在人们面前。

“朱江,我跟你比一比。”没等朱江反应过来,身着体能训练服的陈民华已加入了队伍。

特别是那满满4箱的心得体会笔记本,除了见证陈民华的一路成长,还让他悟出一个道理:“经验和实力都是在严抠细训中摸索出来的。”

吉喆重返赛场的信念一直在,球迷们对他的期待也一直在,北京首钢队内的51号球衣更是一直在。他却再也不能重新站上五棵松球场的地板上,继续兑现对篮球的热爱,聆听球迷的呐喊。

陈民华不同意:“人不用换,‘病’我来治。”随后,陈民华了解了孔振宇的情况,决定为他开一剂特殊的“方子”。

这一期间,包括吉喆在内的北京男篮所有成员都成为中国篮坛最炙手可热的人。一位体育部老员工回忆,在2012年、也就是北京男篮第一次CBA夺冠后,闵鹿蕾做客中新网录制节目,带上的队员就是吉喆。

朱江秉承“巧”的练兵思维,越练越有劲,他深信,“练兵是门大学问,一味地猛练、蛮训只会适得其反。”

陈民华喜欢这个追求上进的兵,看着一脸渴求的孔振宇,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酒盅大小、没有任何标签的塑料瓶,拧开瓶盖,一脸神秘地递给孔振宇,“不想离队,就把我‘秘制营养品’喝了。”

“‘巧’不是偷懒,而是遵循人体生理机能规律。”陈民华咀嚼消化着这些经验和知识,尝试把训法从“苦练”向“巧练”转变。

果不其然,这“一磨一激”十分奏效。陈民华说:“良好的心理素质也是战斗力的组成部分,培育好了同样可以转化为‘尖兵利器’。”

测试结束,孔振宇成绩果真达标,还提升不少。

“穿件体能训练服就成。”训练开始的第一天,一身装具的朱江被陈民华的一番话惊到了。不顾朱江瞪大的双眼,陈民华指了指脚边的杠铃说道:“这周,你的任务就是扛这家伙。”

今年入冬以来,便不断有悲伤的消息传来。有的是娱乐圈耳熟能详的优秀演员,有的是奋战在工作一线,兢兢业业的媒体记者。生命逝去,带来的伤痛无以复加,但世事无常,意外或许偏会在明天之前到来。

事情仿佛就这么过去了,孔振宇揣着“营养品”的秘密发奋努力,几次测试均名列前茅。带队领导向陈民华汇报情况时说道:“孔振宇成绩很稳定,不仅越练越起劲,还越练越自信,各项课目都有提高!”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真正关心过自己的身体?你有多少次匆匆挂断父母问候的电话?你有多少次为了工作彻夜失眠?你是否曾借口工作学习太忙而三餐不规律?你有多少年没有做过一次哪怕最简单的体检?你是否又是一拿起手机,就不愿放下??

夜已深,机动二大队机动五中队上等兵孔振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有件“怪事”一直缠绕着他。

如今在得知这一噩耗的时候,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体育部记者也在朋友圈缅怀道,“有幸见证了你最好的几年,辉煌的人生值得铭记,愿天堂没有伤和病。”

当年,刚当上中队长的陈民华踌躇满志。除了带头练,他还经常给官兵们“加餐”。早中晚一个5公里,就寝前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蹲起,周末抽出一天加练体能……然而,半个月下来,官兵个个累得东倒西歪,成绩没见提高,伤病员却增加不少,就连陈民华也在一次应急棍示范动作中,意外栽倒在地。

在前年上映的电影《我是马布里》中,前不久辞世的青年演员高以翔正是以吉喆为原型出演。这或许是个冥冥之中的巧合,但总让人在慨叹之余,再次感叹“时光匆匆,人生短暂”的遗憾。

前不久,某特战大队官兵遭遇了尴尬的一幕——距离总队比武不到5天,考核组临时增设某榴弹发射器操作课目。大队官兵操作新装备进行点射训练,可总有1发弹脱靶。

“口感好的伙食,不一定有营养。战斗力不单靠练,还得靠吃。”陈民华发现,现在部队伙食有了明显改善,但依据运动量强弱在及时调节上还不够。在给朱江调配食谱时,他力求做到“根据训练课目不同、身体消耗不同,调配既满足身体消耗又不至于堆积脂肪的食谱”。

出院后,陈民华跑到湖南省体育学院求学问道。这一问,他不禁汗颜:“原来体能训练有这么多讲究,自己眼界太窄了。”

经验和实力都是在严抠细训中摸索出来的

让朱江吃惊的不止这一件事情。第二周,训练课程设置的是长跑,朱江却被告知:“快跑800米,慢走400米。”此外,跑步时间也被固定在下午4点到6点。陈民华还“警告”朱江:“训练按照计划走,严禁私自‘加餐’。”

与此同时,朱江的食谱也有了变化。通常情况下,早餐是燕麦牛奶加鸡蛋、午餐为水煮牛肉加拳头大的米饭、晚餐则以水果和清淡的蔬菜为主。用朱江的话说:“看着挺丰盛,吃得却没味儿。”

从2017-18赛季开始,吉喆开始被伤病缠绕。该赛季,他的膝盖部位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伤病。2018-19赛季,吉喆膝伤严重最终到美国进行伤病治疗和康复,就此赛季报销。

其实这不是陈民华第一次“骗人”。射击考核前的训练,选手脱靶,他却让报靶员报满环,目的是增强选手的信心,而后再校正动作要领。性子急的,他故意找茬“磨一磨”,性子慢的,他会火上浇油“激一激”。

当了20多年的军事干部,陈民华有时候觉得自己更像个“书生”。读书、记笔记、写心得……自从提干后,这些习惯他一直保持到现在。

吉喆生前接受采访时,在谈到职业赛场竞争的残酷时坦言道:“也许下一个走的就是我。假如真的有一天不在了,希望球迷至少还记得我,还记得有这么个为北京队默默奉献过的人就好了。”

就当外界期待吉喆能复出时,却传出了他去世的消息,让人顿感震惊。今年三月,吉喆曾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相信我,归期有时”。即便是在与病魔对抗的关键时期,他依然对队友们说:“兄弟们,等我”。前不久,他还对妈妈说:“我想回去打球。”

“师徒录完,下楼到大院里上车,有同事从楼上探出头来大声打招呼。已经坐上车的吉喆特意侧身出来,向人们微笑致意。此时此刻寒意逼人,回忆起那个初春的下午,阳光里那个大男孩的笑容,却是如此帅气、淳朴。”

武警湖南总队机动支队训练场,特战二中队指导员朱江站在中队排头,准备参加3000米测试。

“啥味道?”“有些甜——还有点酸。”昂头饮尽的孔振宇有点不明就里。

这一问的分量,孔振宇清楚:靠豁出命的日夜苦练才争取到的参赛机会,很可能因为成绩不稳定,被调离队伍而失去。

“就这味儿。去吧,保你过关!”

此后一段日子,陈民华几乎每天跑到体育学院当学生,生理学、营养学、运动学等课程,他统统都不放过。

“去年八月,吉喆确认患病,俱乐部帮助他前往美国治疗。他没有把病情告诉球迷,我们也一样,因为我们都坚信这是暂时的困难,经过努力终有一天他会回到赛场。”

2011-2012赛季、2013-2014赛季和2014-2015赛季,吉喆以主力身份随北京首钢队三次获得CBA联赛总冠军,之后他也扮演着球队队长的角色,场内外都做出了不俗的贡献。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消息,许多球迷都表示“不敢相信”,还有球迷在吉喆的微博下留言:“早晨听到了噩耗,太突然了,愿天堂也有篮球,一路走好。你为首钢做的贡献我们北京几百万球迷都记得呢。”

一个多月后,朱江的成绩有了显著提升。几次考核,有时提升5秒,有时提升10秒。总队训练标兵比武时,朱江名列总队士兵组第二名。

陈民华是该支队的支队长。对于他的出现,官兵早已习以为常。他几乎每天都在营院走3万多步,演练场、攀登楼处处都有他的身影。他还时常找官兵比一比,随时检验基层训练进度和质量。

“平日训练成绩突出,一到比武就‘拉稀’。”即将参加总队比武的他心理压力很大。由于成绩不稳定,带队领导建议换人。

陈民华被送到医院检查:肩关节、腰椎已严重劳损……他备受刺激:下了苦功夫练兵,为啥训练效益没提升,还带来不少伤病?

等孔振宇在赛场上夺取佳绩后,陈民华才给他揭开“秘制营养品”的秘密:就是一杯加了糖和醋的白开水。

一天,5公里武装越野测试前,陈民华把孔振宇叫到一边说:“一会的测试,你觉得自己能行吗?”

老队友马布里缅怀吉喆。

良好的心理素质对于一名军人有多重要不言而喻,而心理素质训练,陈民华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地而异。

“会训”还得“会吃”,一味猛练、蛮训只会适得其反

良好的心理素质也是战斗力的组成部分

昔日对手易建联缅怀吉喆。

前不久,该支队党委正研究“补餐”制。“人就像汽车,跑得远就得多加油。”陈民华说,官兵新陈代谢较快,在训练强度大的上午10点和下午4点左右,常常感到饥饿。若准备一些小糕点,及时补充官兵所需能量,训练效果会更好。

首钢男篮对他的评价是:“他不是冲锋陷阵、头顶巨大光环的那一类,但他是坚守阵地、打到最后喊出来‘向我开炮’的那一个。篮球是需要激情和血性的运动,吉喆把他的激情和血性转化为在球场上的兢兢业业。”

请善待生命,请珍惜时光。

一个周末,电视转播的田径赛让卧床的陈民华灵光一闪:为什么运动员越练越强,我的兵却越练越差呢?

被生活裹挟着急速向前的路上,能让你停下来的,只有你自己。我们知道,会有各种天不遂人愿,一切都可能很难,生活有压力,人生有欲望……但为了这美好的世界,为了爱你、需要你的人,再难也请坚持,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请,善待生命。(完)

孔振宇不甘心:“支队长,我知道自己成绩不理想,也生怕给单位拖后腿,但是我只要拼命练,肯定能行!您千万别把我从比武班调出去……”孔振宇恳求陈民华。从入伍开始,孔振宇最大的愿望就是参加比武拿名次,为部队争荣誉。

以往,陈民华通过研究心理学和更有针对性的“军事心理学”,找到了这种现象的“病根”:很多战士荣誉感、自尊心强,自我要求高,总担心训练成绩下降、担心比赛发挥不好。强大的心理压力,自然影响训练与发挥。

作为北京男篮的功勋球员,吉喆出生于1986年,在场上主要司职大前锋。职业生涯他一直都在北京队效力,靠着敢打敢拼的风格逐渐成为前北京队主教练闵鹿蕾最信任的球员之一。

或许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生如夏花之绚烂,能在赛场上成为决定胜负的超级核心,能在演艺场上成为万人空巷的顶级流量,能在职场中成为呼风唤雨的业界精英。或许我们混迹于茫茫人海,迫于生活的压力终日忙碌,刻不得闲,但不妨在某一个内心平静的瞬间,或是为猝不及防的悲剧黯然销魂时,告诉自己——

见他迟疑,陈民华提高嗓门:“喝下去,不许告诉别人!”

吉喆与闵鹿蕾做客中新网。中新网记者 张龙云 摄

如今想来,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我想回去打球——字字锥心。

“但病魔残酷无情,经历了漫长的治疗期,吉喆还是离开了我们。我们与所有球迷一样无比心痛,多希望他能像以前一样出现在宿舍、食堂、球场……”